【EC】情非得已(直掰弯、完结章、直男ErikX富二代Charles,傻白甜+PWP?)

小铭:

PS:完结当然要 @JM麦卡哇依 同学~\(≧▽≦)/~,这一章与其说是完结章倒不如说是一个甜甜的日常番,最后好久没动笔的我应了查查的要求画了一幅古典婚纱照,给这篇文做结尾吧(。・∀・)ノ゙


       Charles永远也没有想到,在他人生中第一次正式约会里竟然需要带着一个到处捣乱的小鬼。此时此刻,这个顶着一头白色的毛发,头上带着一个护目镜的五岁男孩正以一种不可思议地速度窜到他面前,一把跳起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蹭乱他为今天的约会而卷了许久的耳鬓。 

       “Petter,不要闹了。”Erik走上前一把抓住这个小家伙的领子,另一只手顺势抱住他的屁股,将他从Charles的身上抓离。 

       “噢,天哪,Erik......”Charles整理着被抓乱的头发,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的小家伙,不可思议地问道,“我们要一整天都带着他吗?”他期待地望着Erik,希望他能够找出一个折中的方式。 

       “很不幸,是的。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姐姐今天没有时间照看他,就把他扔到我这边了。”Erik说道,他看着Charles脸上一闪即逝的无奈,心里感到无比的愧疚。怀里还在乱动的Petter挣扎着想要再次爬到Charles的身上,对于他来说,这个漂亮的大哥哥身上那股好闻的香草味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抱抱,抱抱我嘛~”他开始用他的方式发出恳求。 

       Charles盯着他,试图能够用气势把这个小家伙唬住,但是他失算了,在看到那双涌上泪水的大眼睛后他彻底折服了。“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哭闹哦。”Charles向他张开手臂,下一秒,那个原本还在Erik怀里的小家伙就蹦到了他的怀里,并且开始不安分地埋在他的肩膀里蹭蹭。 

       Erik看着这个拥有特权得以在Charles身上撒泼的侄子,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怨念,他再次揪住Petter,企图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一些:“如果你再乱动,我保证家里的玩具车都会被丢进垃圾桶!” 

       不出所料的,Petter那一串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了几秒后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哭喊掉了下来。 

       “你吓到他了,Erik!”Charles责备道,嘉年华会场入口处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投来了眼光,这对Petter来说就是一种鼓励,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这个漂亮的大哥哥面前表现一番,他趴在Charles的肩膀上,悄悄回过头,在Charles看不见的视角里对着Erik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之后还炫耀地搂住Charles的脖子继续蹭着他的鬓角。 

        “该死的!”Erik低声咒骂道,这个被他带到约会现场的小电灯泡只在仅仅十分钟的时间内就成了黏住他的伴侣的口香糖,而Charles对此竟毫不介意。 

       他们一起来到了大街上,磨踵擦肩的人流使他们无法走得快些,这一路上Erik就像一只失宠的可怜小狗,他推着自行车落后Charles他们一个脚步,看着前面和自己的伴侣亲密无间的Petter,他就恨不得把他塞进最近的那个垃圾箱里。        

       “Charles,把他放到自行车后座上吧,你已经抱了半个小时了。”Erik说道。

       “我还不累,Erik。”Charles揉着Petter柔软的头发,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了,他是怎么会在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觉得他是个累赘的呢?“况且让这么小的孩子坐在自行车后座很不安全。” 

       听到Erik想要把自己从Charles的身上分开,Petter就像吞了一颗炸药,他撅起嘴巴对Erik说道:“我才不把Charles给你呢!”说完还在Charles的脸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Charles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看到Erik眼里泛着血丝,那蓄势待发的样子就像发情期的雄狮碰见自己的情敌。为了不让这一大一小在这热闹的嘉年华里闹起来,Charles决定为Petter买一辆婴儿车。于是他们终于有了今天的第一个小目标——找到一家婴幼儿用品店。       

       随着他们一起慢慢下坡时,Erik那辆自行车的车轮也在转动,透射出一种丝绸的亚光。和一个与自己一样满怀强烈爱欲的人走在一起,这还是Charles过去从未经历过的,情迷意乱中不时被人群挤到商铺的门口或出售小玩意儿的摊位的遮阳篷下。事实上,他们几乎没怎么交谈,但间或就四目相顾,对视着痴痴地笑。Petter那奶声奶气的声音和一些可爱的语句给他们直接带来了许多乐趣,这一路上反而不会觉得无聊。 

        当Erik走到他身旁,用毫不起眼的小动作搂住他的肩膀时,Charles觉得强烈的欲望刺痛着大腿,还挤压着他的胃和嗓子眼儿,以至于当他不笑的时候他就想发出呻吟。他为什么可以得到这样的恩惠,这是他应得到的吗? 

       他有意放下Petter,牵着他行走,好让他和Erik之间能够有更多的私人空间。Erik身上的温度就像一阵炙热的火焰,比现在八月天的太阳还要毒辣;此时此刻,他真想能变成Erik身上那件牛仔裤,随着Erik行走时轻松而有节律地与那两条腿亲密接触,在瞬间紧紧贴住它们,又瞬间放开它们。如果他们今天约会的地点不是在这而是在一个稍微安静一点的地方,现在他们可能已经迫不及待地赶到附近的酒店里再次上演翻云覆雨的戏码了。 

       Charles让自己走路摆臂的动作轻缓一点,这样一来手也就常常碰到Erik。一定要让Erik觉得他是所有交往过的人中最棒的。尽可能把手贴在Erik的腰部,似乎得到了他的默许,这就很令Charles开心了。不过Erik没有报以同样的回应,他一直用机警的眼光注视街上的动静,甚至经过几个举止大胆的男青年时还微微地扬扬眉头以示不以为然。可这并没有什么大碍,这只是因为他对Charles有太多的期待和向往,所以才借着这样做来宣泄分散,否则他自己也会被这种情欲淹没。在人群中懒洋洋地行走时,Erik似乎也看到自己把多年来不知不觉中接受的道德教育甩在了身后。一切就应该还其本相! 

       Petter不时看见一把特别的椅子,一个有趣的盘子,一个朋克青年扎着蓝色的小辫子矗立在头顶,他就指指,好引起Charles的注意,因为他发现这个漂亮的大哥哥的眼光已经停留在Erik身上很久了。而现在,他的叔叔Erik也炫耀似的把搂住Charles肩膀上的手紧了紧,对他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游行的车队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Charles便被那移动舞台上的莎士比亚戏剧所吸引,那优雅低调而不显华丽的中世纪绅士装扮让他很是痴迷,用以前还在大学时的话来说,他就是典型的牛津式审美。

       Charles的思绪已经飘到在不久的未来他可能会和身边这个男人一起按照他的要求穿上绅士服,在底特律城堡前拍一套完美的婚纱照,之后再把最好的一张挂在家里那个客厅的壁炉上方,以便他们婚后的每个安静的冬天夜晚都能够喝着伏特加,听着壮丽的钢琴曲欣赏着他们的婚纱照。但是现在还远不到那个时候,因为他连Erik身上衣服的码数还不知道呢。

       他把目光转向身边的Erik,看到他终于逮到机会把Petter紧紧地抱在怀里时,Charles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是他从一开始就忽略但在未来却不可避免的问题,那就是——Erik会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吗? 

       他激动地抖动自己的手指,紧紧地捏住西装外套的边角,强大的恐慌如同巨浪拍击着他心头的礁石,Charles觉得自己变成一条无助的浅水鱼被击倒在阳光覆盖的金黄沙滩上,奄奄一息。Erik抱着Petter走进前面一家婴幼儿用品店,他认真挑选婴儿车的表情让Charles犹如一个罪人一般胆颤心惊地站在一旁,即使他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人,他也永远做不到生儿育女这件事情。 

       “我可能还不知道你是一个传统的人?”Charles突然问道,他旁敲推击地想要知道Erik对这一件事情的想法。 

       Erik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没来由的问句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有一点,毕竟我的母亲是苏格兰人,我也算是有一半英国血统,你呢?” 

       “噢,我......我还好...”Charles支支吾吾地说道。他低着头心不在焉地推了推眼前的婴儿车,Petter已经对他做出祈求状,希望他不要把自己扔进这辆车子里。 

       “你怎么了?”Erik问道,他伸出手摸了摸Charles的额头。 

       这个细微的举动本会让Charles感到无比的兴奋,但是现在这种亲近感逐渐在转变成一种负担。他蹲下身将抱着他大腿的Petter抱起来,抬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我没事,Erik。” 

       最后,他们在店员们误以为一家人的暧昧眼光中买下了一辆价格不菲的婴儿车。Erik看着Charles从钱包里掏出一张Standard Chartered会员卡结算的时候,他默默地将自己干瘪的钱包重新塞回口袋里。 

       “你们的孩子真可爱。”一位女店员说道,她捏了捏Petter的鼻子逗得他笑个不停,“请问你们是做试管婴儿的吗?”她的眼光在两人间徘徊,试图从长相上看出谁才是孩子的真正父亲。 

       “抱歉,这孩子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也不是夫夫。”Charles尴尬地说道。 

       “噢,那你们是......” 

       “我们还在交往,目前来说还只是男朋友。”Erik抢着答道,他大方地牵起Charles的手,“也许不久的将来会结婚也说不定?”他笑道,在其他几个男店员怪异的眼光下牵着Charles大摇大摆地离开店铺。 

       走回街上的时候,Erik并没有松开他,他本以为Charles会对他刚刚的行为调侃一番,然后喜滋滋的享受着接下来的甜蜜时光,但是没有,Charles安分得就像一只温顺的小松鼠,他一言不发,任凭自己牵着他的手却一边照看着想要跑去搭摩天轮的Petter。也许他们才交往不久,但是这一点默契还是有的。他想寻找一个适合两个人说话的地方,好好的把一切都说清楚,Erik望向摩天轮前那条长长的队伍。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他松开Charles的手,似乎鼓起了巨大的勇气,走向那队伍末端。 

       Charles还没有来得及喊住他他就已经站到了队伍的末端,他想告诉Erik其实他们还可以去其他的任何地方,除了摩天轮,天知道他的恐高症已经严重到站在别墅二层往下看都会双腿发软的地步。

       “Charles!Charles!”坐在婴儿车里的小Petter已经按耐不住了,他向Charles伸出稚嫩的双手。 

       “好吧,只要你保证不对我直呼其名我就勉强可以继续抱你一段时间。” 

       “可是叔叔可以喊你Charles呀。”Petter的将来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法官,因为他现在已经可以在称呼上要求平等的待遇了。 

       “那是因为你的叔叔是我的男朋友呀。”Charles笑道,只有到现在,Erik不在的时候他才会对他们之间拥有的亲密关系做出讨论,Charle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着,他现在心情就跟Erik搂着他的肩膀的时候他就感恩戴德是一样的。 

       “那你会叫他亲爱的吗?”Petter问道。 

       不,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走到这一步,Charles很想这么告诉他,但是考虑到他后面要做出的解释可能连自己都不明白,于是索性点头承认了 

       “这不公平!”Petter喊道,Charles还没有这样喊过他呢。 

       Charles蹲下身,捏了捏Petter胖嘟嘟的脸蛋,被他现在赌气的表情逗乐了。眼看他就要招架不住他那往外涌的泪水时,Charles急中生智地握住他的手,一脸严肃地凑近Petter的眼前:“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但是你不可以告诉你叔叔。” 

       这一招果然吸引了小Petter的注意,他突然止住哭声,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 

       “知道什么是爱吗?”Charles问道,在看到Petter摇头后他终于放心地继续说道,“我很爱Erik,也许过了今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分开,但我想我会继续爱着他。” 

       Petter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终于不再闹腾而开始认真思考起来,Charles跟他说的话就像一句句可以打开魔法大门的咒语。 

       Erik回来的时候他们刚好结束了谈话。 

        “所以......我们真的要坐摩天轮吗?”Charles看着那一个个隔箱高高升起,不禁咽了咽口水。 

       “当然。”Erik毫不质疑的语气让他们没有回旋的余地,总而言之,他们必须搭上摩天轮。 

       Charles踏上阶梯的时候双腿就开始发软,他轻轻地靠在Erik的身上以求一点点能够支撑自己的支柱。Petter已经跑在了前头,将他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我想他将来除了当法官之外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当一个运动员。”Charles说道。 

       “法官?你是从哪里看出这一点的?” 

       “唔...没有,我只是随口一猜。”他才不会告诉Erik就在十分钟前Petter针对自己的称呼纠结了许久。 

       隔箱里面很安静,将街道上嘈杂的声音隔绝在外。Charles就坐在Erik的旁边,他现在需要好好的适应这个过程,以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过得难受。幸运的是,Petter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不再黏在他的身上了,他趴在窗前,似乎还在思考Charles刚刚的话。 

       “我想我们可以约定下一次的约会。”Erik说道,他伸手摸了摸Charles的头发,修长的手指穿进他的褐色卷发的时候,Charles下意识地蹭了蹭。得到鼓励的Erik想要更进一步,他将Charles拉到他身边,“也许下一次我们可以去你家,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去我的公寓的也可以。” 

       Charles当然愿意,他早就已经在脑海里演示过他们在他家的大别墅每一个角落里性爱的场面。Erik继续为他们下一次约会做着计划,他们在缓缓地上升,看见那离地摇晃的画面Charles已经吓得不清,额头上沁出的汗水已经将他出卖。 

       “你怎么了?” 

       “我没事,Erik。”Charles微笑道,脸上的苍白在渐渐加深,直到最后,他失去意识的时候Erik那张紧张的脸变得模糊,逐渐被一点点的黑暗吞噬。这真是一个太糟糕的约会了。 

       Charles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温暖的阳光撒在他身上和躺在他身边瞌睡蜷缩成一团的小Petter。 

       Eeik就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看到Charles醒来他松了口气:“医生说你只是紧张过度,是恐慌症的症状。你为什么在这之前不告诉我?” 

       “Sorry,Erik,我只是不想扫你们的兴。”Charles说道,其实那个时候Erik没有搂住他,而他又没有贪婪地享受他的拥抱,躲在看不见窗口的角落里他还是能够平安的坐完那趟摩天轮的。

       “还有呢?”Erik并不满足于他这一个解释,“在这之前你就已经闷闷不乐了。” 

       “我一直有一个困扰.......”Charles靠在床背上,紧张不安地捏着被子边角的线头。就像一只在黑夜中被汽车的远光灯吓到的麋鹿。 

       “拜托,Charles,你看上去就像要告诉我你已经怀孕一样令我紧张。”Erik开玩笑道,为了让现在的气氛能够轻松一些,不让Charles感到太有压力。但是他错了,他看见Charles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沉重。

        “我应该说恭喜你,至少猜对一半了吗?”Charles说道,“我承认我一直很担心,你是否会和我在一起的不久的将来就后悔了。”他想起Erik上次在休息室里说过的话,这和他今天发现的这个问题结合起来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分手理由,“你还年轻,Erik,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房间里顿时变得寂静,窗外的阳光似乎化为有形的泛金液体,汩汩流入窗棂,洒遍他的周身。那样的阳光令Charles的皮肤更为白皙,嘴唇更加红润,他宽松的返古衬衫在八月微凉的风中鼓动。Erik看着他,轻轻地从床边的椅子上挪坐到他的床边,他握住他的手,郑重的样子就像在神父的面前牵着它起誓。“你就是个蠢蛋,Charles!所以,你今天的一切反常都是因为这个?” 

       Charles没有回话,他选择沉默,但很快,他补充道:“我会晕倒是因为恐高症。” 

       “所以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Erik说道,他本该在这时候发火,为这个刚交往不久就开始对他隐瞒心事的男友,但是面对Charles,他发现他发不起脾气。“我要怎样才能消除你的不安?如果介意这件事情,我为什么又会答应和你约会?在你眼里我和那些渣男很像吗?”他还有很多话想告诉Charles,告诉他不必在这段感情里委屈自己,他们就跟普通的恋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更多的,他想知道这个家伙在为了别人着想的情况下还让自己受过多少委屈?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我很抱歉,Erik。我害怕如果那时候我想你询问而你告诉我那个我不想知道的答复之后,这一天接下来的约会泡汤。” 

       “如果我真的那么混蛋,你把我甩掉不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吗?” 

       Charles一听,愣了好半天,耳朵唰地就红了。难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来一句真情告白吗? 

       看到他唰红的脸Erik就心满意足,他将Charles搂在怀里,让他好似一只撒娇的小猫,用毛茸茸脑袋在自己颈侧蹭了蹭,然后回抱他,以这样的肢体方式来让他回答说不出口的爱意。这下,两个人的身体毫无间隙地贴在一起。 

       “我们下次约会顺便找一些关于底特律城堡的旅行资料吧。”Charles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 

       “你喜欢的话,当然可以。”Erik将他往自己这边拉,然后便侧头吻了下去。淡淡的柠香草味在唇齿间弥漫,透明纱帘拂动着,几片雪白色的铃兰花瓣随风飘起,然后滑在洁白的被子上。他们当然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因为Petter还躺在他们中间。在结束这个绵长的吻后Erik拨动Petter头上的碎发,他想起在Charles醒来之前,这个小家伙告诉他的话:“我要很郑重地告诉你哦,我决定不和你决斗了,因为Charles说他很爱你,所以这个环节不会发生了。” 

       Erik舒服弯了弯嘴角: “Charles,我们如果将来结婚的话就领养一个孩子吧。”

       

评论
热度(147)

© 咖啡拌芥末 | Powered by LOFTER